[资讯] 升级换代的中国“核电外交”

[资讯] 升级换代的中国“核电外交”

& m  U( M" d3 w9 y

4 c; k$ o0 S$ c- I9 g9 Q) W3 `& n; R5 v1 h7 k6 s# V- Y

8 |- p( H7 n- v1 U: C$ ]3 @" r/ Q, ?0 V* C. B( y- ]中国电力网 2013年12月9日09:55 来源:新华网  点击直达中国电力社区1 n5 [! Z/ b$ W' y, n% j2 }9 W! S- F" ?  Y8 n
; y7 `0 Y7 D3 F! p1 N    ! R9 k" z# M# g
  经过30年的发展,全球“核电出口俱乐部”眼下已做好准备,欢迎新成员的加入。
# A6 B/ x) q4 g& G7 W. R- L0 V1 d- Y  l2 j8 R, R
  法国总理艾罗8日访问广东台山核电站,这是中法能源领域最大的合作项目,并有望成为世界首台商运的欧洲先进压水堆(EPR)机组。, K- p. x8 X$ j+ z# J) D% S: S. {9 w

- v2 |( O: b' g/ i  艾罗说:“法国与中国的核电合作已经成为一项伟大的事业。继大亚湾核电站之后,我们已经迈入了新的合作阶段,未来双方将向全球公众提供更好更安全的清洁能源。”
/ N* Y+ M7 u: _
: ^; P- e, \, j+ L  回溯历史可以发现,核电以前是西方发达国家垄断的能源技术。中国的“核电外交”始于30年前。当时,中国向核电强国法国引进技术和资金,着手建设广东大亚湾核电站。
: J8 B) @5 y# W. U  t; x% [
1 _1 |# w8 I* t9 Z! N$ R" {  从大亚湾起步,中法核电合作走过了从“法方为主,中方为辅”到“中方为主,法方提供支持”,再到“共同设计、共同建造”三个阶段。
. j& h1 K6 [6 j, K% E& J) h0 l7 ?# |# H  ~# \0 \# P
  “在这期间,中法企业从‘师徒关系’走向对等的‘战略合作’。”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中广核)董事长贺禹说。
4 x$ g# T- ]# D) Z) w% f1 T# U8 G/ M1 h6 v5 R  v5 J# H
  中法携手的过程正是中国与外国核电合作的缩影。30年来,中国不断吸取世界核电技术发展成果,通过坚持引进、消化、吸收和持续的自主创新,到现在已实现百万千瓦级核电站的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和自主运营,基本形成核电完整的工业体系。# W9 l/ Q8 o8 a! o
/ h) v' Y, A: t: N5 _
  厦门大学能源学院院长李宁说,核电业的核心技术是反应堆,主要是堆芯的设计和控制。过去中国主要靠“消化吸收”别国技术,但近年来中国核产业的原创性不断增加。比如美国西屋公司对中国进行技术转移的第三代AP1000技术,其部件的80%中国已实现国产化。清华大学与华能集团研发的高温气冷堆核电技术,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S$ e5 B' z' j, l6 ^# z$ {( j$ i
3 ^/ h/ e# _' f) A; _) ~8 P
  李宁曾在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担任研究员,该实验室以研制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而闻名。他认为,现在中国核电产业整体实力已排在世界前列,是核电设计、建造、运营经验最丰富的国家之一。# x' B" x" a8 T8 s
: e) l* D+ x) G
  目前,中国已建成17台核电机组,在建28台核电机组,成为全球在建核电规模最大的国家。6 S: c1 u* q' S, n+ ]3 h
) u; f& g5 v: ?
  正是得益于实力的壮大,今年,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实现重大突破。10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核集团)和中广核联合两家法国企业,与英国政府达成协议,将在英国西南部欣克利角兴建两台第三代压水堆核电机组。该项目投资总额约160亿英镑,中国两家企业将共同持股约30%至40%。
9 J% z# A* O4 {" ?, H$ K, p) u4 q9 U' z' i
  这不是中国核电企业第一次参与国际竞争,却是中国核电企业联合国际核巨头首次进入发达国家的核电市场。
: ]5 C+ F! A0 c
% Q! \) e' S8 [  “中国核电业能进入世界上最早实现核电民用化的英国,这将产生很大的品牌宣传示范效应,不仅打开了发达国家的突破口,更易于未来进入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市场。”李宁说,今后中国核电企业不仅会投标海外核电项目,零部件也有出口的机会。
: ~1 Q8 i+ i5 J1 \' _9 P
/ q% f- s. ?% ~& M  K& x! x$ Y- |# M  李宁的判断得到了美国能源部长莫尼兹的证实。莫尼兹10月访华时表示,据美中协议,中国企业将向美国位于佐治亚州和南加州的核电站提供零部件。美中企业还有望联合投标海外核电项目。( C) M1 H2 G3 {1 j, V9 z

* m' |/ `/ v) U* Q5 y' s  核电项目也越来越多出现在中国领导人出访和外国政要访华签署的合作清单中。李克强总理11月底访问罗马尼亚期间,双方确定中广核将参与罗马尼亚切尔纳沃德核电站3、4号机组的建设。几天后,英国首相卡梅伦访华时表示,支持中方参股甚至控股英国核电建设项目。
$ j. v: J& ~# Q: R
5 X& g3 S2 }/ H5 p- Y/ o. d  艾罗访华期间,中法总理也决定,两国将“以共同开发第三方核电市场为新方向加强核能合作”。
, f* e4 S( n, A  }- P$ D
' o) N+ }, w1 x& E% I' s9 s7 F  “核电是高科技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从世界范围看,国与国之间的核电合作不仅是商业行为,也具有外交色彩,都是国家层面的主导和推动。”李宁说,比如核电出口强国俄罗斯,总统出访经常推销核电。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访问阿联酋也要谈核电项目,出席核电站机组开工仪式。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存废在一些国家引起热议,但同时,作为清洁能源的核电,在一些国家能源结构中仍扮演不可替代角色。李宁说,福岛核事故后,中国全面检查了核电项目的安全,稳妥恢复了核电建设并更加注重安全高效发展核电,而同时期,日本、德国、意大利、瑞士等发达国家都提出废核或降低核电比例的目标,对这些国家核电产业影响巨大。“综合考量这些因素,中国核电企业进军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在上升。”: A" X: ?2 y8 N" V- Y8 U* O* C) @
, T3 ?1 X! h3 q. j0 Y* I: U/ Q
  但专家也指出,中国核电的自主核心技术还亟待加强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去”。
6 e/ t8 L4 G' q. i7 ~& L% Z# c1 f: K  T& A  w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说,中国核电从以前靠“引进来”发展到现在能“走出去”。“核电外交”的升级换代,是中国技术从引进、学习到自主创新、形成体系的缩影,反映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科技、工业等综合实力的提升。
7 C! K$ F) ^0 u; M0 l# D
. U4 h* `% g$ ]) W9 l0 z/ l  专家认为,在中国外交战略谋变的大背景下,核电、高铁等高科技、制造、装备行业加快走出国门,可促进中国和有关国家实现互利共赢,对带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意义重大。
5 ]: L, }3 d( q9 l
9 A% `3 {5 ~7 r- K# Y$ \+ e2 d, c8 U* f1 s
谢谢分享多谢